您的位置: 主页 > 她学得惟妙惟俏

她学得惟妙惟俏

放了学,小诗书包一背,就跟着上冬冬家。走到护城河时,正是4点时分,阳光斜斜地射过来,小树林里反射出华光。俩人跑进树林,河面上泛起淡淡的雾蔼,一对小天鹅缓缓向对岸划去。小诗蹲下来,把小画夹拿出来,取下已完成的几张画,掏出笔开始写生。冬冬蹲下来拿起地上那几张画,边看边念:“‘纤夫图’……‘雷开夫’”,就说:“这个人我见过。”小诗也不应声,又加了几笔,两只小天鹅已然再现。冬冬眼睛一亮:“画得真像啊!”小诗用橡皮在纸上擦了擦,又瞅了一下正在远去的天鹅,问:“你刚才说谁你见过?”“雷开夫,好几次我看到他在河边朗诵……真像演员哎!”冬冬绘声绘色地说。小诗停下笔,闭上眼,舒了口气。冬冬一把拿过去,“哎哟,真好啊!”高兴地在树林里跳起舞来。小诗赶快又拿起笔,勾勒起冬冬跳舞的形象。冬冬跳了一会,就跑来看小诗的画。小诗已抓到基本轮廓,勾勒出冬冬的形态,又加了两笔,一个生动的舞姿跃然纸上。

冬冬一下跳起来,“真没想到,你还会画画!”小诗又问:“你刚才说雷开夫怎么像演员?”冬冬就站在林中,做出演员的姿态,收腹挺胸,引颔昂首,一手贴在胸前,一手向前,开始朗诵:“上帝就要来惩罚你们啦……”小诗看她学得惟妙惟俏,不禁大笑起来。俩人就一起上冬冬家。到了家,小诗小心翼翼地在几间屋子探探头,冬冬说:“你干什么呀?”小诗说:“我怕你妈妈啊!”冬冬收回了笑容,垂下眼帘,慢慢地说:“我没有妈妈。”小诗懵了。冬冬站在钢琴前,不经意地按响了一个音,低声说:“我从小就没有妈妈。”又说:“最苦不过教书匠。我爸爸把我从3岁带到这么大,又当爹又当妈……每天晚上还要备教案到深夜……”说着就在钢琴前坐下来,轻轻弹了两个乐句。小诗在钢琴旁坐下来。冬冬就按了几个音,让小诗跟着发。小诗发了几个音,冬冬摇摇头,说你缺乏训练。小诗突然感到自己声音发哑,他们都不知道男孩到这个年龄有个变声期。冬冬就弹起了肖邦的练习曲。弹了一会,抬眼看钟,“呀,不好了,爸爸马上就要回来了。”合上琴盖,拉着小诗从后门走出来,躲在灌木后面,对小诗说:“爸爸说,我这个阶段,不能在没有指导的情况下自己弹。”看着范老师从教学楼走出,回到家中。俩人矮下身子悄悄绕到院子里,冬冬说:“哪天带我去看丽丽?”小诗就板开指头算,算来算去,没算出哪天好。冬冬说,我回去做饭了。

上一篇:高干子弟是红色政权
下一篇:你们不能打人!”

您可能喜欢

​一种额外的安详

​一种额外的安详

​聪敏、精明能干的人

​聪敏、精明能干的人

​把目标设定的切实可行

​把目标设定的切实可行

​三个独立音乐人的故事

​三个独立音乐人的故事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