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主页 > 旗帜在飘荡

旗帜在飘荡

到了八十年代,改革开放,计划生育更升格为‘国策’,新的口号是‘一生只生一个孩子’。不论官民人等,凡‘超生’的,干部一律开除公职,老百姓一律重罚。强制堕胎和结扎,双管齐下,毫不留情。堕胎采用新法,在孕妇脐下一寸处,用针注射20CC奴佛雷尔液体(消毒药),这地方正是胎儿头部,胎儿受药后会抽搐、躁动,产出。许多已经足月的胎儿,都用此法打掉。人们大骂‘杀人’,‘不人道’。上头的政策以肚皮为界,肚皮外的是人,要让婴儿成长﹔肚皮内的要实行计划生育,超生怀孕,一律打掉。许多乡镇基层干部,又视‘超生罚款’为一项新财路,又演出一幕幕‘杀猪拆屋’的惨剧。许多人交不起罚款,就千方百计外逃,流窜在城郊一带,拾荒或打散工度日,成为闻名于世的‘超生游击队’。
  
即便如此,全国人口每年仍然净增一千多万,同时,新生人口男多女少,比例失调高达百分之二十左右。现在,‘一孩化’出生的孩子,已到了结婚年龄,每百人中,就有二十人找不到老婆。如果引用《十日谈》里的故事,就是百万‘魔鬼’,找不到‘地狱’。灾难性的后果,已经逐步显示出来。
  
由此可见,仅仅注重官方的红头文件,未必能够揭示历史的全部真相,只有把红头文件落实到民间所产生的种种影响,原原本本揭露出来,才有可能还历史以本来面目。在这个意义上,提倡一种新的史学观,很有必要。
  
历史研究不仅是史学家的专业,同时也是大众‘业余’可以从事的事业。因此,提倡大众史学观,开辟一条大众都可以参予的史学研究之路,让大众明了自己走过来的历史真相,让大众真正有知情权,非但不是一句空话,而且是实际的行动。

第二天,许婆婆火葬后,爸爸又带小诗,会同单位的领导和一些同仁好友将许婆婆的遗骨择地安葬。爸爸亲自置入墓碑,上面是爸爸亲笔题字:“许老师千古”。在坟头上培了土,众人一起栽了两棵像征坚贞精神的松柏。在墓前点了香、烧了纸,爸爸把从老家带来的酒洒在墓的四周,众人绕墓泣舞,唱曰:“呜呼许君,魂兮归来!高洁且坚,公而国殇,呜呼许君,魂兮归来!凤兮舞兮,鹤兮泣兮,呜呼许君,魂兮归来!”

……

小诗在告别了许婆婆之后,仿佛参透了一些世事情理。坐车回程的路上,迷离浑沌中似乎看到云在飞,雾在涌,很多人在跑动,很多面旗帜在飘荡,很多枪在晃动,很多刀在劈砍,很多墙在倒下……大地是红的……下了车,好像在墓场中,有很多坟头,走了两步,又仿佛在屠场中,自己也在举刀杀人……他吓了一跳,原来已经到了学校。一看校园已面目全非了,往日的老师、同学,一个都没有了。脚下已结了厚厚的一层冰,学校的小白杨已经冰晶雪莹,周围是茫茫冰雪,教学大楼已经被冰雪包裹,图书馆已经被冰雪吞没……原先宽广绿茵的操场和回形跑道已经白雪一片,自己呼出去的气息像一股白烟,伸出胳臂,“咚”的一声,倒下个人,冻得跟个冰柱子样,那脸模眸子,像是冬冬,吃了一惊!走两步,碰到的都是冰坨坨般的冻尸;再想走两步,已经走不动,原来自己也正在冰冻中。心血已经停止流动,神经开始僵硬……悲风在回旋,呼啸著第四纪冰川的降临……突然他被一阵大风刮倒在地……等他清醒过来时,发现站在校球场的塘边,刚才是一记球踢到自己头上……他揉揉眼睛,就见仙才从木棉花树丛后像个夜叉一样钻出来了,真像遇见鬼一样。

上一篇:“不落的太阳”
下一篇:高干子弟是红色政权

您可能喜欢

​有感而发

​有感而发

​爱慕她,艳羡她

​爱慕她,艳羡她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