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主页 > 纵身跃出窗外

纵身跃出窗外

不过,孙科长没有轻易放过他,一连三天的全体大会,批斗兼施。姚股长经过这一折腾,倒变成一头‘死猪’,还怕开水烫吗﹖几天后,我又奉命回到检查组办公室,专职编辑《三反运动简报》。我的工作地点是南生公司八楼。日常工作是汇编各机关单位送来的‘运动资料’。有时,也会打打电话核对某一项具体情况。唯一的好处是,离开‘面对面斗争’,神经不再受到强烈刺激,轻松多了。
  
不过,工作态度却不敢有丝毫怠慢。有时,案头工作不那么紧,也会随处走走。八楼的另一头,是三反运动的重点单位地区粮食局‘打虎办公室’,那里集中了全地区粮食系统的‘大老虎’,由一批转业军人看管。墙上还贴有‘只许老老实实,不许乱说乱动’、‘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’等一类标语,气氛是相当紧张的。一天早餐后,‘打虎办’那边人声嘈杂,好像发生了什么事。我丢下手头工作,走了过去,见几个转业军人神色紧张地走过来,忙问发生什么事﹖其中一人骂了一声﹕‘妈的﹗跳楼啦﹗’匆匆顺着楼梯快步下楼去了。
  
到了中午,事情就弄清楚了。原来,一个姓蔡的粮食站站长,有极严重的贪污问题,关押了一个多月,经过多次批斗,到昨天为止,陆续坦白交代,他一人贪污稻谷达一亿斤。今天早餐后,他要上厕所,就由一名看管人员监视,以防意外。这名看管员是刚转业不久的军人,警惕性很高,不让姓蔡的大老虎关厕所门。十分钟后,姓蔡的完事,系好裤腰带,便一步跨上窗台,纵身跃出窗外。看管员身手敏捷,抢上去只抓住他一只脚,想把他从窗台上拉下来。谁知姓蔡的用力一蹬,翻身从窗口跃下,在空中翻了个跟头,一屁股摔倒在隔邻四楼的瓦顶上。看来他是下了必死的决心,立即爬起来,再往街上跳。只听‘砰’地一声响,不偏不倚,恰好掉在街边一只太平沙桶里,昏了过去。几个转业军人把他送进医院,经医生检查,除右前臂骨折外,再无受伤。按‘打虎办’的指示,骨折部位包扎完毕,立即押回南生公司八楼,继续批斗。
上一篇:三天三夜没合眼
下一篇:“不落的太阳”

您可能喜欢

​曾经生活在这里

​曾经生活在这里

​Twitter 法律总顾问宣布离职

​Twitter 法律总顾问宣布离职

​很别扭嘛

​很别扭嘛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