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主页 > 最后一个冬天

最后一个冬天

冬天来了,我恐怕这是我最后一个冬天。夜里立在穿衣镜前,有什么恍恍惚惚在身后晃,一股浊重的腥气喷在脖子根上。有双深邃的眼睛从镜子里望住我,像一潭深不见底的湖水。我那张铁青、陌生人一样的脸在幽暗的湖上晃,一股说不出的劲道朝下猛吸,把它卷入一轮深沉的漩涡。没有人知道,我恐惧到了极点。

※ ※ ※

12月2日
年轻的时候,在汉奸老头子的情妇面前,在那些口红抹到嘴唇外边的戏子面前,我老是口吃。然后她们把手掩住嘴痴痴笑,大红嘴巴朝天放纵地大笑,斜着眼角从涂得红红的指甲缝里不怀好意地瞅着我。笑话,老子从不口吃。从小在辩论赛上我雄辩滔滔,她们没机会见识。在女人面前口吃给能说明什么?总有一天我把那些听过我口吃的人全给灭了。早掌握在手上她们全部人的名单,包括那些现在红得发紫的,还有那些早已人老珠黄的。名单藏在一架特制保险柜里。没人知道那一长串名字代表什么。那些没用的笨蛋,他们猜那是我的情妇的名单。那张纸背后用红笔划了一个大X,权力稳固以后,我把上面的名字一个个勾掉。现在名单上的名字已经是寥寥可数。下一个轮到那年轻时不把老子放在眼里,现在早已徐娘半老的大明星。我为她准备的恶运是精心炮制的。请君入瓮,我等著看她那张小嘴怎么笑。

上一篇:舞文弄墨
下一篇:有感而发

您可能喜欢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