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主页 > 舞文弄墨

舞文弄墨

那班人背地里嘲笑我是个戏子,是个浅薄庸俗的人。他们搞错了。就算我是个庸碌的人,没人能否认,这么多年来我一点一滴打造的黑暗一点也不平庸。这一点他们无法反驳。一个人只要有一点超越平庸,他还能算是个平庸的人吗?不能。迟早我要当着他们的面指着他们的鼻子告诉他们,他们搞错了。老子决不庸碌。就看我怎么一步一步使这块国土陷入坟墓一般的死寂,陷入鬼叫豺狼笑的社会现实里,谁能否认,我绝非庸碌之辈?

※ ※ ※

12月13日
那些狗屁不通的文人就知道对着墙壁舞文弄墨,尽写些没用的。那么多废话里老子就欣赏这句:“上有大贪,大盗,大劫,大偷;下有小贪,小盗,小劫,小偷。”一语道破。

※ ※ ※

12月16日
执政十三年,也没个女记者捧架摄影机来听听老子的报告?就爱听那高跟鞋蹬磴踏过中南海石板,那清脆,那硬挺劲,听了老子硬是浑身说不出哪都受用。不妨先来个预演,日后让中央台正式访谈,春节时在重点时段播放,那可是史无前例,只有货真价实的领导才敢那么干。就凭这些年的功绩,就凭老子把这穷国家拉扯到美帝不敢不看脸色行事的位子上,难道还不行来这么一下?
就说现在,我身边活脱脱坐个摩登女记者,她把一双长腿这么叠起来,两只大眼睛眨巴眨巴盯住老子,边听我说边娇滴滴地把小头点起来。行,老子就说给你听。这头不死的猛兽般的国家怎么治?两条基本原则:武的,枪炮坦克对准一个方向:十四亿人民。文的,思想改造,蚁穴坍方,鞭子不仅要朝人民的肉体,更得朝人民的灵魂里老实地抽。老毛说灵魂深处闹革命,我的法子更干脆彻底孤立他们。这里的人耐不住寂寞,不怕他们不就范。真不行就来鞭子电棍辣椒灌,不奏效没关系,老子自有高招:老父老母老婆孩子轮番上阵,这叫亲情人海战术,专门对付这放不下封建包袱的老百姓。再不行还有古已有之的连坐法,把祖宗三代都扯进来,谁敢再逞拧?没一条漏网之鱼,把全国人民灵魂彻底改造。这是哪个穷酸文人的名言:一个极权政府是人民最大的敌人。既然丑话已叫他说在前头,没啥客气,人民就是我们最大的敌人。人民的灵魂尤其是我们的头号敌人。

上一篇:机器学习
下一篇:最后一个冬天

您可能喜欢

​最后一个冬天

​最后一个冬天

​一个华为老兵的互联网创业感悟

​一个华为老兵的互联网创业感悟

​吸引人民的魅力

​吸引人民的魅力

​世纪佳缘吴琳光:从CTO到CEO

​世纪佳缘吴琳光:从CTO到CEO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