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主页 > 去代问你爸爸

去代问你爸爸

两人就“登登登”跑进庙,进了二门,里面香烟缭绕,就听得有人声在念:

富贵花间露,荣华草上霜。世街英雄辈,黄梁梦一场
人心惟危,道心惟微,惟精惟一,允执厥中
绵世泽莫如为善好,振家声还是读书高

俩个也不顾人多,就进了正门,从香炉里摘了香,跪在观音像前,仿照小人书上的,莺莺与书生的故事,拜在地上:“菩萨在上,我齐丽丽愿与吕小诗结拜为兄妹,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,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。”小诗也学着丽丽的样子,念了一遍。丽丽站起来,把香插回香座,拉着小诗的手就往外走。小诗问,“这就好啦?”丽丽说:“我今天还要和妈妈赶回去上班呢!”走出庙门,就往家走。“哟!我都忘了。”丽丽边走边说,“我妈妈今天请了半天假,回来转户口和粮油关系,爸爸走了,单位说我们家是右派家属,也不好管了。我们现在是农村户口了。”丽丽神情恍惚,看着地上说。

“丽丽!”丽丽妈妈从巷口进来了。“哟,是小诗啊!”丽丽妈妈走过来,小诗赶快打招呼,喊了声阿姨,丽丽已经从小屋里取出了一个包裹,套在肩上,丽丽妈妈摸著小诗的肩膀说:“回去代问你爸爸妈妈好!”小诗说:“我也要去!”丽丽泪水已经流下来了。

小诗送丽丽上公共汽车站,背着丽丽的包裹,就不想往前走,丽丽在前面拉着他。进了一条巷子,前面就能看到汽车站了,丽丽妈妈还在催,小诗站在巷口,突然放声大哭起来。丽丽也不走了,就在旁边抽泣,丽丽妈妈就上来劝,“小诗啊,到蚕种场来玩,你还会看到丽丽的。”谁知不提丽丽还好,一提,小诗更伤心了,干脆嚎啕大哭起来。旁边路过的人发笑说,这一家人怎么了?叫这个小弟弟哭成这样?丽丽就来拉小诗,“小诗,别哭了,你看人家都说你是小弟弟了。”小诗这才止住眼泪,又扛着包,跟着上车站。

等车的时候,俩人依依不舍,小诗流着泪说:“我下个礼拜天去看你。”丽丽没说话,只顾用小手绢擦眼泪。小诗又说:“我每个礼拜天都去看你!”丽丽说:“那你不做作业啦?”小诗说:“我不想上学了。”丽丽问:“那你不想上学了,你想上哪去啊?”小诗说:“我想到蚕种场去!”丽丽“噗嗤”笑了:“快别胡思乱想了,我都想再去郊区中学上学呢!”小诗一听丽丽说她还要去上学,就不再闹了。他在想:为什么有城市户口,有农村户口呢?为什么要有这种区别呢?他不懂。这样想着,汽车也就慢慢地开到了。小诗帮着丽丽母女上了车,看丽丽在车上不断地抹眼泪,不停地向自己招手,一直到渐渐驶出了视线……小诗眼泪像不断线的珠子落下来了。

上一篇:,眺望着城河
下一篇:者正在楼

您可能喜欢

​映照着金水,极目天际

​映照着金水,极目天际

​不觉已是拂晓

​不觉已是拂晓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