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主页 > 诗和黑蛋中诗和黑蛋中

诗和黑蛋中诗和黑蛋中

小诗考上了城市中学喽!”一个消息不胫而走,传遍了大院。城市中学是红旗中学,设施和教育水平是最好的。“考上中学就是秀才了。”有的家长来祝贺,有的还带着自己考上中学的孩子来看小诗。和小诗同时考上城市中学的还有黑蛋和黎亮,“来,比比看,谁长得最高?”黎亮的妈妈在机关印刷厂工作,把黑蛋和小诗拉过来站在一起,还是黎亮最高,小诗和黑蛋中不溜秋。“上了城市中学将来一定能升大学的。”邻居梁妈妈羡慕地说,梁妈妈的两个孩子在工厂当工人。齐阿姨带着丽丽来看妈妈,妈妈已经为小诗准备了新书包和钢笔,又把一条新红领巾塞进书包。丽丽也考上了城市中学,娉娉婷婷的,站在妈妈身后,亮着调皮的眼睛,心想,小诗又蹿了一头高了,心里就高兴。

“走噢!到学校报到去噢!”小诗把书包一背,同黑蛋和黎亮几个新同学就出了门,路过百货大楼,小诗就跟同学讲自己摆小人书摊的往事,大家都笑,很快把丽丽她们扔到后面去了……正穿马路时,突然,正面趋步上来一个瘦削的青年,头戴雕花大檐帽,身穿紧身灰军服,一个立正敬礼,“美国海军上校雷开夫驾到!”小诗吃了一惊,抬眼看,那人浓眉大眼,鼻梁端正,五官像刀雕一般,挺好玩的,就觉得这个人哪里见过。“他就是那个街头诗人。”新同学孙明说。只见那人收回右臂,咧嘴做一个怪样,大步向前径自去了。小诗一下想起在好多地方见过,就是那个怪人,忙问“他是干什么的?”“他是中央艺术学院演员!”“以前是,神经病,看过几个外国电影,就想当外国人……”新同学七嘴八舌。雷开夫已经消失在前方人群中。“他又要讲演了。走,到前面去看看!”大家拔腿就往前赶,小诗边走边想,为什么有才华的人都是神经病呢?他对动辄称人为神经病很不以为然。他不知道半里不容英才的道理……走了一段路,就见长江饭店门口马路边围了很多人,几乎把半条路都阻住了。只见雷开夫双手高举,甩了一下乌黑头发,像个艺术家样的,站在人群中央引颈吟哦:

“我们总是用缺陷衬托著完美

就像黑夜伴着黎明

他一只眼睁开一只眼闭上

我们有了黑天与白夜……”

围观的人群开始讪笑,有人高喊:“他又在念莎士比亚了啊!”

雷开夫旁顾无人,继续自言自语:

“名字有什么关系啊?

上一篇:想着丽丽,泪水不住
下一篇:没有了

您可能喜欢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