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主页 > 想着丽丽,泪水不住

想着丽丽,泪水不住

妈妈一看冬冬亭亭玉立,挺精神的,就很喜欢,问了姓名,就留冬冬吃午饭。冬冬也大大方方帮妈妈做饭。爸爸一看这个姑娘挺好,一问,冬冬说爸爸在音乐学校,爸爸说,噢,都是一个文化单位的,都认识,就坐下来欢欢喜喜吃饭。小诗吃着饭就哭起来了。冬冬说:“小诗,你怎么了,我来……”就掏小手绢帮他擦脸。爸爸妈妈看冬冬这么懂事,都感叹得不得了。小诗想着丽丽,泪水不住线地流,就转身回到平时做作业的屋子去。冬冬就放下碗,跟他到了屋里。小诗坐下就趴在桌上哭,冬冬就在旁边坐下来,轻轻摇他:“小诗……”妈妈端了一碗汤来,冬冬赶快在自己眼角抹了一下,接过汤来放在小诗旁边,劝了小诗几句,就赶到厨房帮妈妈洗碗。妈妈笑得嘴都合不拢,就夸奖了几句。小诗从里屋出来,还眼泪汪汪的。冬冬上前拉住他说:“小诗,我们一起唱歌。”小诗摇摇头。冬冬说:“我们一起听唱片。”小诗一下子不哭了。大家一起笑起来,小诗也破啼为笑。爸爸哄小诗,哪天我们一起去看丽丽,冬冬说我也去。小诗想了一下,抬起头对冬冬说,“我不想参加广播组了。”爸爸忙问为什么,小诗说:“丽丽不上学了,我也不想上广播组了。”爸爸又忙问丽丽为什么不上学了,小诗就说丽丽说了家里穷,要到蚕种厂做工养家。大家这才恍然大悟,纷纷惋惜,又劝说了一阵。冬冬说我回家了,小诗送她到大院门口,忽然问:“那哪天我们和丽丽一起听唱片。”冬冬楞了一下,脸上泛起了一层红晕,“让我想一下。”小诗马上就喊起来:“那我就不跟你听了。”冬冬抿了一下嘴,抬起头,“好吧!”又加了一句:“要问问我爸爸。”小诗等冬冬走了,拔腿向话剧团去,走到大街口,想起丽丽不在家了,又转身回家,不住地抹眼泪。

一个星期后,小诗正躲在教室看《泰戈尔诗集》,冬冬走进来说:“小诗,他们说丽丽妈妈来了。”小诗把书往抽兜里一放,“在哪?”冬冬说在教务处,俩人就下了楼,跑到教务处。老师说丽丽妈妈给丽丽退了学,刚走。小诗就拉上冬冬向门外跑,远远地看见丽丽妈妈站在公共汽车站旁。小诗就喊:“齐阿姨——齐阿姨——”眼看着丽丽妈妈上了车,车子轰的一声开走了。小诗说:“我也想去,你去不去?”冬冬说:“还要上课啊。”小诗想了一下,懊丧地说,“那怎么办?”冬冬说:“下午上我家玩吧。”

上一篇:一下抬起头来,蹙
下一篇:诗和黑蛋中诗和黑蛋中

您可能喜欢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