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主页 > 喜悦或者愠怒

喜悦或者愠怒

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好多天,她放学后总是自动地粘著罗衣一起,也并不总是回家去围炉,她们搭乘地铁、公共汽车,在城市里游荡,去西单书城,去王府井购物街,反反复复去看博物馆。总是流连得满城灯火,她们才会分头回家去。

 

毫无例外的,朱锦打开门,里头总是空无一人的,那个人也许来过,等不到她就怏怏离开了;也许压根儿就没有来。即便是等,也是没多少诚意的,他不可能是抱柱的尾生那样的守候,他肯多等一会儿,夜深了她当然是要回来的——但是不行,那么晚了他当然也得回自己家去的。

 

雷灏乘着一股怒意,在另一个夜晚找上门去,他拿钥匙开了大门,却见房子里灯火通明,朱锦在书房里写功课。见他进门来,只耷眉耷眼地看了他一眼,不言不语,也没见喜悦或者愠怒。雷灏见此情景,一时无话,只是随着脚步踏进了书房,讪讪地找了一本书,在台灯下的沙发上落座。

上一篇:凄清和亲密
下一篇:可耻的一切

您可能喜欢

​喜悦或者愠怒

​喜悦或者愠怒

​海角网:旅行,去找朋友

​海角网:旅行,去找朋友

​与时俱进

​与时俱进

回到顶部